您好,欢迎光临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
资 讯

纪念馆动态

安危与共 风雨同舟 ——周恩来与张冲
时间:2021-09-03

        在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的陈列展览中,有一张周恩来、叶剑英和张冲的合影。这是1937年2月,张冲同周恩来、叶剑英在西安就第二次国共合作进行谈判,一起到西安南郊终南山郊游时所摄。张冲是国民党代表,但是照片上看起来似乎双方气氛融洽。他们之间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说起周恩来与张冲的故事,须从1932年的“伍豪事件”讲起。

        1930年代前后,党中央先后发生白鑫、顾顺章、向忠发等叛变事件,惨重地失去了彭湃等重要领导人,而蒋介石最怕、最恨的周恩来却幸免于难。悬赏捉拿周恩来,仍然落了空。1932年2月中旬,国民党就在上海《申报》、《时报》、《新闻报》等相继刊登《伍豪等脱离共党启事》(伍豪是周恩来曾用名),妄图用谣言惑众,置周恩来于死地。这个充满险恶用心的“伍豪启事”的始作俑者就是时为中统特务骨干的张冲。

        “伍豪启事”抛出后不久,我党当即采取有效措施进行反击,使所谓“伍豪启事”很快真相大白。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虽然张冲曾经积极反共,但他毕竟是一个热血男儿、一个爱国人士。“九一八事变”之后,随着日军侵华的步伐加快,张冲的思想发生了重大变化。民族危亡之际,他很希望国民党能摒弃党争,与共产党化干戈为玉帛。特别是他多次与共产党打交道,对共产党的了解逐渐加深:共产党的《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使他深受感动;西安事变前夕,对峙10年之久的国共两党开始了多渠道的秘密接触,张冲代表国民党与潘汉年为抗日救国大计在香港密会;张冲长期从事对共产国际和苏联的研究,从事对苏复交谈判……

        西安事变爆发,张学良的“鲁莽”令蒋介石伤感窝火,而张冲以他的忠诚与沉着获得蒋介石信任。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张冲在其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西安事变后,国共两党多次进行会谈磋商和正式谈判,张冲、周恩来分别充任国共双方的主要谈判代表。在西安谈判的过程中,有一段时间两人频繁接触、共同为实现第二次国共合作而奔走操劳。周恩来在谈判过程中展现出伟大的人格魅力,一心为抗日大计的博大政治胸怀,令张冲钦佩。而张冲能够从大局出发,极力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案,周恩来将其引为挚友。通过周恩来,张冲对共产党也有了更深的感情。

        第二次国共合作实现以后,周恩来在国民党区,为了巩固和扩大抗日民族同志一战线,广泛地开展工作,新旧朋友团结在他的周围。与此同时,国民党谈判代表张冲在去世前常置顽固派的攻击陷害于不顾,真诚地给周恩来的工作以帮助。周恩来打来电话,张冲通常是这样开头的:“喂,我是淮南,你是恩来吗?”关系融洽由此可见一斑。周恩来在重庆的工作受到特务的严密监视和阻挠,张冲不顾个人安危,尽力保证周恩来顺利地开展工作。比如一次重庆都邮街发生了所谓的“民众”捣毁苏联驻华使馆的不幸事件,张冲于大风大雨中陪伴周恩来在现场勘查,以保护中共代表的安全。周恩来之所以能在1939年春到皖南解决问题,以及又顺利返回延安开会,都与张冲的大力协助分不开。

        “皖南事变”发生,张冲身心受创。几年来折冲外交、奔走国事、艰难维护的国共合作大好局面,如今似乎要功亏一篑,张冲感到心力交瘁。1941年6月,张冲病倒了。他先是染上伤寒,继而发展为恶性疟疾,但他仍然力疾从公、为国共团结而操劳。周恩来闻讯后多次前去探望,嘱他注意身体,避免过于劳神。时值日军对陪都重庆进行疯狂轰炸,加之重庆气候炎热、医护不周、政敌刁难,终于,张冲于1941年8月11日病逝,年仅37岁。

        张冲病逝,国共两党领导人纷纷志哀并给予高度评价。周恩来亲书挽联:“安危谁与共?风雨忆同舟”。《新华日报》刊登了周恩来的《悼张淮南先生》一文,其中写道:“我与淮南先生初无私交,且隶两党,所往来者亦悉属公事,然由公谊而增友谊,彼此之间辄能推诚相见,绝未以一时恶化,疏其关系,更未以勤于往还,丧及党格。这种两党间相忍相重的精神,淮南先生是保持到最后一口气的……”

        1941年11月9日,周恩来与董必武、邓颖超等中共人士一同参加了张冲追悼会,沉痛悼念。

        追悼会上,周恩来沉痛致辞。在5年来的的两党谈判交涉中,虽然有政治冲突,但唯有张冲是最能通情达理、最能达成谅解的。张冲和周恩来并非没有各自的党派之见,可每当问题有争执的时候,只要一提“敌人所欲为者我不为,敌人所不欲者我为之”这句话,问题立刻迎刃而解。如今一旦失去了张冲,国共合作的前景不能不引起周恩来的担忧。周恩来的致辞令许多人不胜唏嘘,呜咽起来。

       周恩来与张冲虽然各为其党,但他们不忘民族大义、相忍为国,他们是中华民族最杰出的优秀子孙。他们肝胆相照的公谊与私谊,直到今天,仍然能够穿越意识形态,感召后来人。(供稿:盖金香)


参考文献:

《周恩来年谱》,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2月版。

曾宪新:《关于周恩来政治清白之伍豪事件始末》,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12月版。

马雨农:《张冲传》,团结出版社,2012年6月版。

童小鹏:《在周恩来身边四十年》,华文出版社,2005年11月版。

力平《周恩来的一生》中央文献出版社,2001年2月版。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著《中国共产党历史》,中共党史出版社,

沙健孙:《中国共产党与抗日战争》,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年8月版。

金冲及主编:《周恩来传》,中央文献出版社,2008年3月第2版。

尹家民:《周恩来与国民党将领》,山西出版传媒集团,2019年8月版。

穆欣:《隐蔽战线统帅周恩来》,中国青年出版社,2002年1月版。

邓在军主编:《你是这样的人——回忆周恩来口述实录》,人民出版社,2013年9月版。

姜玥鸿:《安危谁与共风雨忆同舟—周恩来与张冲的旷世之谊》,《档案与建设》2015年第1期。

翟宝松:《安危谁与共风雨忆同舟——周恩来与张冲》,康金凤主编《周恩来与邓颖超的故事》,南京出版社,2014年6月版。

郝在今:《中共创建时期的隐蔽斗争》,《炎黄春秋》2021年第7期。

仲向平:《周恩来与国民党杀手张冲》,《炎黄春秋》,1995年第10期。


 版权所有 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  津ICP备19011388号-1
 地址:天津市南开区水上公园西路9号   邮编:300074

 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微博:http://weibo.com/p/1001065700080604

 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官方公众号:

 技术支持:35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