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
资 讯

纪念馆动态

新青年周恩来与《天津学生联合会报》
时间:2022-05-04

        今天是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成立100周年,我们共青团早期创建人之一的周恩来同志,在青年时代就是一名才华横溢,且又思想进步的新青年,他曾主办《天津学生联合会报》,对于青年新思想的萌发起到了有力的宣传鼓动作用。 

        1919年5月4日的“五四”运动爆发后,以北洋大学和南开学校学生为首的天津学生立刻群起响应。为了更好地领导天津学生运动,1919年5月14日,天津各校学生代表成立了天津学生联合会。那时候,刚从日本回来不久的周恩来作为南开学校校友积极参加反帝爱国斗争,抗议北京政府的卖国行径,抗议北京政府逮捕爱国学生。 

        为了把爱国斗争坚持下去并引向深入,天津学生联合会决定筹办《天津学生联合会报》,以起到宣传鼓动作用。周恩来曾是南开学校《敬业》和《校风》的核心人物,于是学联会长谌志笃和副会长马骏就出面请周恩来筹办《天津学生联合会报》并担任主编。周恩来当即表示“负些责任是义不容辞的”。他邀请老同学潘世纶做助手,承担版面编辑工作,又找了赵光宸、胡维宪及薛撼岳三位同学担任外勤采访工作,迅速投入到创刊工作中去。

         那时候的学生,要办一份报纸何谈容易: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尤其还要受到天津警察厅的刁难和阻挠。周恩来是全凭了满腔热情和坚韧不拔的毅力去完成这件事。经费问题主要采取了两个途径解决:一是由南开学校新剧团举行义务公演,市民出于爱国热情和对学生壮举的同情踊跃购票;二是通过社会关系招揽广告,爱国厂商多愿付出高价在该报刊登广告,借以资助。怎样解决印刷问题呢?周恩来的老师兼好友伉乃如的哥哥在天津南市荣业大街开设协成印刷局。经伉乃如从中奔走,该局承印,工人们全力支持,这才解决了问题。《学联》报没有编辑室,协成印刷局的一间小屋,就成他们编报的地方。 

        《天津学生联合会报》的社论和主要文章大都由周恩来主笔。据当事人潘世纶后来回忆,当时从搜集新闻到写稿子做文章,从编辑版面到校对甚至卖报,都由周恩来亲自主持,潘世纶则从旁协助。当时周恩来生活很艰苦,下午一般不吃饭,晚上饿了就买点烤白薯或者烧饼吃。平常穿一件半旧的蓝布大褂,冬天围个围脖,每天从家步行到办报的地方,虽然有电车也很少坐,经常编完报半夜步行回家。 

        辛勤的劳动终于换来成功的喜悦,1919年7月21日,《天津学生联合会报》终于创刊了!创刊号上,最引人注目的是周恩来撰写的社论《革心!革新!》。“革心”,就是指革除人们思想上的一切旧的传统观念和影响。“革新”,就是指改造中国,改造社会。文章寥寥数语就为青年指明了方向。马骏看后兴奋地说:这篇社论真带劲,这比我们站在几千人面前大喊一阵,可有用得多! 

        《天津学生联合会报》有力地配合了当时的爱国斗争,最突出的是声援山东学生的爱国运动,其次是始终坚持抨击当时安福派掌权的北洋政府。 

        《天津学生联合会报》辟有主张、时评、思潮、新闻、国民常识、函电、文艺、翻译等栏目。周恩来在报上大声疾呼:“国民啊!国民啊!黑暗势力‘排山倒海’地来了”。我们“要有预备!要有办法!要有牺牲”“我们当知道,我们所恃的是群众运动”。他明确提出必须要“罢工!罢市!不纳税!罢课!”文章发表后,天津各大报纸纷纷转载,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 由于《天津联合会报》内容丰富、言论精辟,除学生外,各界人士争相订购、传阅。《会报》起初是三日刊,很快改为一大张对折的日报,在天津和全国许多省市发行,每期的销行量均在四千份以上,最多时日发行达二万份。报纸常常供不应求,很多人自动捐款要求多印,有的人还推掉了别的报而改订此报。各校学生还争先承担卖报义务。电车工人为表示支持,凡是卖报的学生乘车都不要票。由于电车公司是比利时商人经营的企业,经理专门下令:“凡售票员不让卖报学生买票者,一律课以罚金,罚金数额按原票价的两倍。”后来电车工人抗议并怠工,全市电车一律停驶,经理不得不做出让步。 

        《天津学生联合会报》的巨大影响引起了北洋政府的注意,为此,北洋政府采取多种措施多次查禁该报,1919年9月22日《天津学生联合会报》被迫停刊。对此,周恩来撰写了《<天津联合会报>紧要启事》发表在当日的天津《益世报》上,在天津学生的极力反对和全国各地学生的支援下,《天津学生联合会报》于10月7日复刊。 

        《天津学生联合会报》被赞誉为“全国的学生会报冠”,它凝聚了周恩来的大量心血,也凝聚着他的闪光的思想。它是当时周恩来同黑暗势力作斗争的有力武器,《天津学生联合会报》的最终停刊具体日期已无从考证,但他对当时青年的思想影响深远,也是当时天津学联唤起民众、团结学生和各界群众、推动和指导反帝爱国斗争的舆论阵地。它犹如一朵朵浪花,闪烁在五四运动的洪流中,为其增添了炫丽的光彩。  

参考文献: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周恩来年谱》,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2月版。

         南开大学历史系编《五四运动在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97年12月版。

         伉大器《祖父伉乃如与周恩来亦师亦友》,2020年第4期《世纪》。 

 版权所有 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  津ICP备19011388号-1
 地址:天津市南开区水上公园西路9号   邮编:300074

 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微博:http://weibo.com/p/1001065700080604

 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官方公众号:

 技术支持:35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