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
资 讯

媒体报道

周恩来精神在港弘扬\林枫林
时间:2018-05-21

 

    “周恩来,这是一个光荣的名字、不朽的名字。每当我们提起这个名字就感到很温暖、很自豪。”
  回忆起总理逝世时,我还是大山沟里一个农场知青。我们这群上山下乡知青含着眼泪,忍着悲痛,冲破阻碍,在黑夜里步行数小时,偷偷去参加一个民间自发组织的总理追悼会。大家悲痛之馀,更担忧国家的前途。
  一晃眼,总理走了四十二年。今年又是总理诞辰一百二十年的日子。五月八日下午,《人民总理周恩来—纪念周恩来诞辰120周年(香港)大型展览》,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仪式开始前,我已认认真真地观看完展览。因为隔天一早要赴汶川,晚上还有很多工作要处理。我打算问候一下周秉德大姐就离场,走进贵宾室门口,我见到她正在与几位首长合影,我听到工作人员重复说,最后一张了。我识趣地要离开,谁知道周大姐一眼见到我,向我伸出手,拉着我过去合影,并笑着对摄影师说,再来最后一张,引起哄堂大笑。她向身边的人介绍,我们是二十多年的老朋友啦。
  几年没见,我看到大姐平添了不少白髮,但精神矍铄,风采依旧,不减当年。同大姐相处,印象最深的是本世纪初,她带我及三二好友到淮安,旅途上,她谈红墙内的岁月;谈总理的养子养女;谈总理少年离家没再返回,只能在飞机上深情地眺望故乡;谈总理和潮汕的渊源,谈总理对香港的关怀……一桩一件,在当时,这些资料鲜为人知,亦感人至深。
  仪式之后,秉德大姐问起我,还记得起香港办了几次纪念总理的活动吗?接着,又很自然地谈起总理首次香港展,谈起当年南洋商业银行创办人庄世平老前辈对该次展览的关心和支持。
  那是二○○五年,在潮州会馆大礼堂举办的《周恩来总理青年业绩展》。那时,香港回归不久,举办已故国家领导人展览这一类的活动甚为罕见,尤其是由一个民间社团牵头,主办者筹备者也欠缺经验。但我们对办好此次展览相当有信心。主办机构方面,之所以选择由潮属社团主办,这是因为潮州社团坚定的爱国爱港立场及其雄厚实力。周总理早年转战潮汕,在潮汕留下了不少德政与足迹,也播下了红色的种子,潮汕人以此为荣。市民心态方面,总理爱国爱民、才华横溢、忍辱负重、无私奉献,深受国人爱戴。东江供水工程,专供香港副食品的三趟快车,都是周总理亲自过问批准的惠港措施,总理爱香港的光辉形象深入人心。绝大部分香港市民,特别是潮籍人士对总理很敬仰。在展场方面,有三种考虑,一是申请政府津贴场地需时较长,一时半载拿不下来;二是租用酒店或会展场地,但经费不菲,超出预算。三是借用某些机构或团体的场所。当时有外国友好团体也表示愿意提供场地。但最后我们决定还是在潮州会馆好,因那是我们自己的地方,私人场所,容易控制和管理,也方便工作。至于展出资料方面,包括展出的歷史图片与手稿,大部分向北京及天津有关方面商借。中央文献室廖心文女士、天津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李爱华女士、国侨办原副司长王期猛先生、陈益石教授及林丽华医师,带着在内地製作好的展板,提前一周到港,大家并非从事专业展览製作,凭着一腔热忱及经验,通力合作、亲力亲为,搬搬抬抬,花了好几天时间布展,展场效果还是不错。
  主礼嘉宾方面,我和蔡衍涛会长及周大姐一致认为,德高望重的庄世平先生是最佳人选。当蔡会长和我向庄老汇报此事,并请他届时为展览主礼时,时年九十五岁高龄的庄老非常高兴。他和总理有过很多次的接触,他很高兴在香港举办周总理的展览,但他最关心的是展览的保安问题,再三强调千万不能出漏子,说白了就是要防止有人来踢场。老人家亲自到现场踩点,看着我们如何布展,并详细察看展场的出入口,一獃就是几个钟头。
  展览开幕前一天傍晚,我到机场接到周大姐一行,在往酒店的路上,大姐说,庄老和总理感情很深,他明天又要来主礼,我们后辈理应先去拜访庄老。简单用了晚餐后,我陪她和赵炜女士(邓颖超女士秘书)前往跑马地见庄老,老人家一见赵炜和周秉德,拉着手,谈个不停,一谈就谈到晚上十点多钟。谁知第二天一早,庄老又是我在展厅上迎接到的第一位宾客。开幕致辞时,老人家抛开我帮他起草的稿子,谈他对总理的敬佩,和总理的交往,总理对香港的关怀,相当感人。
  总理在香港的首次展览非常成功。此后,不同的机构及社团也分别举办过总理的专题展或巡展。我翻查了资料,大约有八次之多,我除了一次离港出外公干外,其他七次都到场,亦参与了其中几次的筹备工作。
  相比较上述二○○五年的展览,在资料来源上,二○一四年的《周恩来在潮汕》的专题展览可说是一次自编自导自演的杰出之作。二○一三年,周振基会长带潮州商会访问团赴京访问,特意赴天津参观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当晚,周大姐应邀同团员们聚会,又谈起总理同潮汕的渊源,并和周会长约定翌年在港举办周总理在潮汕的专题展。回港后,我和少华兄李东兄,数次专程赴潮汕作了深入的调研。二○一四年五月二十四日,《周总理在潮汕》的专题展在潮州会馆礼堂举行。那次展览上,周大姐和潮汕老一辈革命家方方、彭湃、伍治之以及庄世平等人的后代见面,勉励大家要将优秀的家风一代代传承下去。而更有意义的是,这次展览在潮州会馆展出一个月后,移师岭南大学、香港教育学院及香港科技大学各展出一个月。周大姐希望让更多的青年学生从中受到启发,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还有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将数次採访所得资料彙编为图文并茂的《周恩来在潮汕》纪念特刊,这一原创作品广为传播,广受欢迎。
  请看当时媒体是如何评价该展览的:“周恩来在潮汕大型专题图片展览形式多样,内容丰富,以独特的视角展现出了周恩来在特定时空下的风采,具有明显的地域感和歷史感,很有启发性和教育意义。展览以逾百幅图片,大量歷史资料,再现了周恩来四次到潮汕的歷史史实,全面展示了周恩来一九二五年至一九三一年在潮汕的革命活动。同时,也包括周恩来与邓颖超在潮汕的爱情故事。史料价值弥足珍贵!”
  另外一次,正所谓无巧不成书。那一天傍晚,我下班回家,在奥海城二期商场中庭巧遇周大姐,同她在一起的还有梁爱诗女士等妇女界知名人士。原来,香港妇联刚刚出版《周恩来邓颖超通信选集》,举行新书发布会,周大姐出席发布会并为新书签名,之后又主持一场“鹣鲽情深分享会”,讲述周恩来和邓颖超相处的经歷和感情生活。她告诉我,这次来得匆忙,也走得匆忙,故没敢惊动太多人。在写此文时,我上网查了一下,才发觉该次的展览发生在二○○八年四月份。
  总而言之,我认为,八次的展览,每次都有独特之处,或有新资料,新发现,新内容。每次的展览,都很受市民的欢迎,而且年轻的观众亦渐渐增多。这和主办单位的努力及周大姐的要求是分不开的。而难能可贵者,前后跨度十四年,每一次的展览,七八十高龄的秉德大姐都不辞辛劳,风尘僕僕,亲临现场致辞,寄望香港年轻人能够传承总理的精神,爱国爱港,把香港建设得更美好。这一种坚持,值得我们敬佩!
  有人说,周恩来精神是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美德及中国时代精神的集中体现,具有永恆的价值。有人是这样赞扬周大姐的:“因为捨弃,她得到了内心的安宁;因为奉献,她受到了人们的尊敬。她的人生因此洒满了阳光。我说,她是周恩来精神的守护者、弘扬者和践行者!”(来源:2018年5月19日 香港 大公网)

版权所有 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  津ICP备15008662号
地址:天津市南开区水上公园西路9号   邮编:300074
电话:022-23592257 23106608 23591821   电子邮件:zhoudeng1@mzhoudeng.com
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微博:http://weibo.com/p/1001065700080604

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官方公众号:

技术支持:35互联